寂然法师

2017-09-03

寂然法师,江苏如东拼茶镇人(时属东台现划属如东拼茶镇),俗姓严,少年出家,受戒于句容宝华山隆昌寺,禅定于镇江江天禅寺大彻堂,他勤奋刻苦,精研佛学,素有济世之心。20世纪20年代后期,寂然进入栖霞寺。初任知客,公元1935年初接替明常和尚,出任监院,主持寺内外一应事物,寂然严于律己,讲求操守,在僧众中很有威信。寂然法师被世人称为:南京“辛德勒”,公元1938年3月,在南京栖霞寺营救了2.4万名南京大屠杀幸存难民,坚持了4个月。寂然法师终因积劳成疾,于公元1939年10月12日圆寂。

生平事迹

公元1909年受具足戒于镇江宝华山,禅定于镇江江天禅寺大彻堂,后到南京栖霞寺,时任监院和尚。

20世纪20年代后期,进入栖霞寺任知客。
1935年初接替明常和尚,出任栖霞寺监院,主持寺内外一应事物。
1937年12月份,日本侵略南京。在南京举行大屠杀时,日军惨无人道,不管老弱妇孺见人就杀,很多难民无家可归、无处藏身,他们在这个时候,把生命唯一的希望放到了大慈大悲的
菩萨身上,想到了千年古刹栖霞寺。
南京大屠杀期间,栖霞寺有24000多位难民,栖霞寺监院寂然和尚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作为一名手无寸铁的出家人,大义凛然地在栖霞寺建立
难民收容所,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智慧来对付惨无人道的日军,与日本军人斗智斗勇,保护了两万多难民。
大屠杀期间,日军多次袭扰栖霞寺,肆意杀害儿童和强奸妇女。为了阻止日军对于栖霞寺的袭扰,寂然法师书写抗议书,通过丹麦工程师辛德贝格转交给约翰·拉贝先生,并翻译成英语递交给日本大使,来控诉日本军人的
罪行。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被记录于《拉贝日记》第566页。
根据《栖霞山志》记载:在大屠杀期间,栖霞寺的法师们把寺里的全部粮食都拿出来,以解决几万名难民的吃饭问题。原来栖霞寺的僧人一日三餐,寂然法师为了救济更多的难民,号召僧人一日两餐,以减少饮食,他说:修行之法,日食两餐,补济饥饿,救难民生命为第一修行大要。这就是寂然法师的修行大愿。
在抗战期间,寂然法师提倡修行大愿,他鼓励僧众:如今国难当头、众生有难,应当学习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普度众生,应当学习观音菩萨的慈悲精神为我中华寻声救苦。寂然法师终因积劳成疾,于1939年10月12日圆寂,享年40多岁。


1937年12与13日,日军攻占南京,

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在栖霞山,

一座寺院,一位僧人,一座难民营,

在日本人的刺刀和枪炮威胁下,

拯救了2.4万名难民。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2周年,

也是第六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一起到栖霞古寺,到寂然法师铜像前,

献上一束花,点上一炷香,

纪念这位被称为南京“辛德勒”的法师—— 寂然法师;

也纪念在那个年月里遇难的同胞。


1937——2019


1937年栖霞古寺舍利塔前的难民


2019年栖霞古寺舍利塔


1937——2019


1937年 在栖霞古寺千佛岩的难民


2019年栖霞古寺千佛岩


1937年寂然法师(左五)与难民在三圣殿合影


2019年栖霞古寺三圣殿


寂然法师广开寺门救助近三万难民


师目睹哀鸿,然心伤与寂然监院及其徒众等,在栖霞寺设难民所,广事收容,不期而至者三万余人,尽出寺储,以供备粮,不足,继之负□。再不足,地方士绅孔广财、秦景韩、纪敦五、纪扬彰,为之募继,敌酉恐滋事生变,促解散,师抗颜争,触怒顽敌。寺众惧祸及,谓师曰:“徒井自陷,智者不为,况寺财已□,□不顺之□。”师曰:“释氏方便之教,普度众生,吾人暮鼓晨钟,孜孜穷年,现正面临考验。今兽兵塞途,凶焰未□,此数万无家可归妇孺,既入慈悲之门,安可为德不卒,推而出之,委诸沟壑乎?”众闻师言,义肝为壮。迄至南京秩序稍定,始陆续遣散,先后达四月有奇,耗米麦杂粮百万斤。师见义勇为,与夫临危不惧之大顾力,可窥一斑,非徒博善誉也。


《栖霞山志》记载


2.4万难民   


栖霞山难民所是南京大屠杀期间唯一由中国人自己开办的难民救助机构。当时正是隆冬时节,寺内寺外挤满了难民,其中多数为妇女和儿童——男人多被杀害或被强迫做了苦力。


为了保证难民最基本的生活供应,栖霞寺僧众节衣缩食,每日供应难民两餐。由于人头太多,开销过大,渐渐寺里的财力就坚持不下去了,到了1938年春天,只能勉强保证每日一顿稀粥。从1937年12月到次年3月,栖霞寺难民营共计收容难民多达2.4万人。


寂然法师


寂然法师,江苏如东拼茶镇人(时属东台现划属如东拼茶镇),俗姓严,


寂然法师少年出家,受戒于句容宝华山隆昌寺,禅定于镇江江天禅寺大彻堂,他勤奋刻苦,精研佛学,素有济世之心。20世纪20年代后期,寂然进入栖霞寺。初任知客,公元1935年初接替明常和尚,出任监院,主持寺内外一应事物,寂然严于律己,讲求操守,,在僧众中很有威信。寂然法师被世人称为:南京佛教界的“辛德勒”。


直到 1938年3月,日本在南京结束了屠杀行为,两万多难民离开了栖霞寺,寂然法师才关闭栖霞寺难民所,但由于积劳成疾,1939年,寂然法师溘然病逝。


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


值此,我们向您简要汇报该地的情况及本寺庙所遇到的骚扰。


南京沦陷以来,每天都有数百人逃至我庙寻求保护,要求安置。我写此信的时候,寺庙里已聚集了2.04万人,大部分为妇女和儿童,男人们几乎都被枪杀或被掳去为日本士兵当苦力。


下面,我们扼要地列出日本士兵自今年1月4日以来所犯下的罪行:


1月4日;一辆载着日本士兵的卡车驶来,他们掠走了9头牛,并勒令中国人为其宰杀,以便把牛肉运走。与此同时,他们放火焚烧邻近的房屋以消磨时光。


1月6日:从河上来了很多日本士兵,他们抢走了难民的1头毛驴,并抢走了18个铺盖卷。


1月7日:日本士兵强奸了一位妇女和一个年仅14岁的少女,抢走了5个铺盖卷。


1月8日和9日:有6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他们象往常一样闯进寺庙,寻找最年轻的姑娘,用刺刀威逼他们就范。


1月11日:有4名妇女被强奸。喝得酩酊大醉的日本士兵在寺庙内胡作非为,他们举枪乱射,击伤多人,并损坏房屋。


1月13日:又来了许多日本士兵,他们四处搜寻并掠走大量粮食,强奸了一位妇女及其女儿,然后扬长而去。


1月15日:许多日本士兵蜂拥而来,把所以年轻妇女赶在一起,从中挑出10人,在寺庙大厅对他们大肆奸淫。一个烂醉如泥的士兵晚些时候才到,他冲入房间要喝酒、要女人。酒是给他了,但是拒绝给他女人。他怒火冲天,持枪疯狂四射,杀害了2个男孩后扬长而去。在回到火车站的路上,他又闯进马路的一间房子,杀害了一位农民70岁的妻子,牵走了一头毛驴,然后纵火把房屋烧了。


1月16日:继续抢劫、奸淫。


1月18日:盗走了3头毛驴。


1月19日:日本士兵大闹寺庙,砸坏门窗和家具,掠走7头毛驴。


大约在1月20日,开来了一支新的队伍,换下栖霞山火车站的岗哨。新来部队的指挥官是个少尉,他心地较好,自他来后,形势明显好转。他在寺庙内设了一个岗,哨兵努力把专来捣乱、偷窃和抢女人的士兵拒之于寺庙大门之外。因此,我们害怕,一但这位少尉撤离此地被派往别处,原来可怕的情景会重新出现。所以,我们请求你们,不管是谁,只要能帮助我们阻止重现这种惨无人道的残暴行径即可。安置在我们这儿的难民百分之八十已失去了一切,他们的房屋被毁,牲口被杀,钱财被抢。此外,许多妇女失去了丈夫,孩子没有了父亲,大部分年轻男子遭到日本士兵的杀害,另一部分则伤的伤,病的病,躺在这里缺衣少药,谁也不敢上街,害怕被杀害,而我们还只剩下少量的粮食储备。我们的农民既无水牛又无稻种,怎能春耕播种呢?


在此,我们所有签名者再次恳请您的帮助。


栖霞山寺庙

1938年1月25日

(以下是20个签名〈略〉)